百年孤獨

 編輯
《百年孤獨》,是哥倫比亞作家加西亞·馬爾克斯的代表作,也是拉丁美洲魔幻現實主義文學的代表作,被譽為“再現拉丁美洲曆史社會圖景的鴻篇巨著”。作品描寫了布恩迪亞家族七代人的傳奇故事,以及加勒比海沿岸小鎮馬孔多的百年興衰,反映了拉丁美洲一個世紀以來風雲變幻的曆史。作品融入神話傳說、民間故事、宗教典故等神秘因素,巧妙地糅合了現實與虛幻,展現出一個瑰麗的想象世界,成為20世紀最重要的經典文學巨著之一。
 
書    名
百年孤獨
又    名
一百年的孤寂
作    者
加夫列爾·加西亞·馬爾克斯
原版名稱
Cien anos de soledad
類    别
拉丁美洲文學
字    數
262千
首版時間
1967年
 

内容簡介

編輯
 

家族第一代

何塞·阿爾卡蒂奧·布恩迪亞是西班牙人的後裔,住在遠離海濱的一個印第安人的村莊。
家族關系譜家族關系譜
他與烏爾蘇拉新婚時,由于害怕像姨母與叔父結婚那樣生出長尾巴的孩子,烏爾蘇拉每夜都穿上特制的緊身衣,拒絕與丈夫同房,因此他遭到村民的恥笑。何塞·阿爾卡蒂奧·布恩迪亞在一次鬥雞比賽勝利後殺死了譏笑他的普魯鄧希奧·阿基拉爾。從此,死者的鬼魂經常出現在他眼前。鬼魂那痛苦而凄涼的眼神,使他日夜不得安甯。于是何塞·阿爾卡蒂奧·布恩迪亞一家帶着朋友及其家人離開村子,外出尋找安身之所,經過了兩年多的跋涉,來到一片灘地上,由于受到夢的啟示決定定居下來,建立村鎮,這就是馬孔多。布恩迪亞家族在馬孔多的曆史由此開始。[1]  何塞·阿爾卡蒂奧·布恩迪亞是個極富創造性的人。他從吉蔔賽人那裡看到磁鐵,便想用它來開采金子;看到放大鏡可以聚焦太陽光,便試圖研制出一種威力無比的武器;從吉蔔賽人那裡得到航海用的觀像儀和六分儀,通過實驗認識到“地球是圓的,像橙子”。他不滿于自己所過的落後的生活。他向妻子抱怨說:“世界上正在發生不可思議的事情,咱們旁邊,就在河流對岸,已有許多各式各樣神奇的機器,可咱們仍在這兒像蠢驢一樣過日子”。因為馬孔多隐沒在寬廣的沼澤地中,與世隔絕。他決心要開辟出一條道路,把馬孔多與外界的偉大發明連接起來。他帶一幫人披荊斬棘幹了兩個多星期,卻以失敗告終。他痛苦地說:“咱們再也去不了任何地方啦,咱們會在這兒活活地爛掉,享受不到科學的好處了”。後來他又沉迷于煉金術,整天把自己關在實驗室裡。由于他的精神世界與馬孔多狹隘、落後、保守的現實格格不入,他陷入孤獨之中不能自拔,以至于精神失常,被家人綁在一棵大樹上,幾十年後才在那棵樹上死去。烏爾蘇拉成為家裡的頂梁柱,去世時的年齡在115至122歲之間。
 

家族第二代

布恩迪亞家族的第二代有兩男一女:老大何塞·阿爾卡蒂奧是在來馬孔多的路上出生
《百年孤獨》中描繪的場景《百年孤獨》中描繪的場景
的,他在路上長大,像他父親一樣固執,但沒有他父親那樣的想象力;他和一個叫庇拉爾·特爾内拉的女人私通,有了孩子,但在一次吉普賽人來馬孔多表演時又與一名吉普賽女郎相愛,于是他選擇了出走;後來他回來了,但是性情捉摸不定。最後不顧家人的反對,與麗貝卡結婚,但被趕出家門,最後在家中被槍殺。
老二奧雷裡亞諾生于馬孔多,在娘肚裡就會哭,睜着眼睛出世,從小就賦有預見事物的本領,少年時就像父親一樣沉默寡言,整天埋頭在父親的實驗室裡做小金魚。長大後愛上馬孔多裡正千金年幼的蕾梅黛絲,在此之前,他與哥哥的情人生有一子,名叫奧雷裡亞諾·何塞。他美麗的懷有雙胞胎的妻子因被阿瑪蘭妲誤殺死去。後來他參加了内戰,當上上校。他一生遭遇過14次暗殺,73次埋伏和一次槍決,均幸免于難,當他認識到這場戰争是毫無意義的時候,便與政府簽訂和約,停止戰争,然後對準心窩開槍自殺,可他卻奇迹般地活了下來。 與17個外地女子姘居,生下17個男孩。這些男孩以後不約而同回馬孔多尋根,卻被追殺,一星期後,隻有老大活下來。奧雷裡亞諾年老歸家,每日煉金子作小金魚,每天做兩條,達到25條時便放到坩埚裡熔化,重新再做。他像父親一樣過着與世隔絕、孤獨的日子,一直到死。
老三是女兒阿瑪蘭妲,愛上了意大利鋼琴技師皮埃特羅,在情敵麗貝卡放棄意大利人與何塞·阿爾卡蒂奧結婚後與意大利人交往,卻又拒絕與意大利人結婚,意大利人為此自殺。由于悔恨,她故意燒傷一隻手,終生用黑色繃帶纏起來,決心永不嫁人。但她内心感到異常孤獨、苦悶,甚至和剛剛成年的侄兒厮混,想用此作為“治療病的臨時藥劑”。然而她始終無法擺脫内心的孤獨,她把自己終日關在房中縫制殓衣,縫了拆,拆了縫,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
 

家族第三代

第三代人隻有何塞·阿爾卡蒂奧的兒子阿爾卡蒂奧和奧雷裡亞諾的兒子奧雷裡亞諾·何塞。前者不知生母為誰,竟狂熱地愛上自己的生母,幾乎釀成大錯。但又因生母的引見,愛上了桑塔索菲亞·德拉·彼達,後來成為馬孔多的從未有過的暴君,貪贓枉法,最後被保守派軍隊槍斃。後者過早成熟,熱戀着自己的姑母阿瑪蘭妲,因無法得到滿足而陷入孤獨之中,于是參軍。進入軍隊之後仍然無法排遣對姑母的戀情,便去找妓女尋求安慰,借以擺脫孤獨,最終也死于亂軍之中。
 

家族第四代

第四代即是阿爾卡蒂奧與妻子桑塔索菲亞·德拉·彼達生下的一女兩男。女兒美人兒蕾梅黛絲楚楚動人,散發着引人不安的氣味,這種氣味曾将幾個男人置于死地。她全身不穿衣服,套着一個布袋,隻是不想把時間浪費在穿衣服上。這個獨特的姑娘世事洞明,超然于外,最後神奇地抓着一個雪白的床單乘風而去,永遠消失在空中。
她的兩個弟弟阿爾卡蒂奧第二和奧雷裡亞諾第二是孿生子。阿爾卡蒂奧第二在美國人開辦的香蕉公司裡當監工,鼓動工人罷工,成為勞工領袖。後來,他帶領三千多工人罷工,遭到軍警的鎮壓,三千多人隻他一人幸免。他目擊政府用火車把工人們的屍體運往海邊丢到大海,又通過電台宣布工人們暫時調到别處工作。阿爾卡蒂奧四處訴說他親曆的這場大屠殺揭露真相,反被認為神智不清。他無比恐懼失望,把自己關在房子裡潛心研究吉蔔賽人留下的羊皮手稿,一直到死他都呆在這個房間裡。
奧雷裡亞諾第二沒有正當的職業,終日縱情酒色,棄妻子費爾南達于不顧,在情婦佩特拉家中厮混。奇怪的是每當他與情婦同居時,他家的牲畜迅速地繁殖,給他帶來了财富,一旦回到妻子身邊,便家業破敗。他與妻子生有二女一男,最後在病痛中與阿爾卡蒂奧第二同時死去,從生到死,人們一直沒有認清他們兄弟倆兒誰是誰。
 

家族第五代

布恩迪亞家族的第五代是奧雷裡亞諾第二的二女一男,長子何賽·阿爾卡蒂奧兒時便被送往羅馬神學院去學習,母親希望他日後能當主教,但他對此毫無興趣,隻是為了那假想中的遺産,才欺騙母親說他在神學院學習。母親死後,他回家靠變賣家業為生。後發現烏爾蘇拉藏在地窖裡的7000多個金币,從此過着更加放蕩的生活,不久便被搶劫金币的歹徒殺死。
大女兒雷納塔·蕾梅黛絲(梅梅)愛上了香蕉公司汽車庫的機修工馬烏裡肖·巴比倫,母親禁止他們來往,他們隻好暗中在浴室相會,母親發現後禁止女兒外出,并請了保镖守在家裡。 馬烏裡肖·巴比倫爬上梅梅家的屋頂,結果被保镖打中背部,終日卧病在床,被人當成偷雞賊,孤獨中老死。梅梅萬念俱灰。她母親認為家醜不外揚,将懷着身孕的她送往修道院,終生一言未發。
小女兒阿瑪蘭妲·烏爾蘇拉早年在布魯塞爾上學,在那裡與飛行員加斯通交往,交往後二人回到馬孔多,見到一片凋敝,決心重整家園。她朝氣蓬勃,充滿活力,僅在三個月就使家園煥然一新。她的到來,使馬孔多出現了一個最特别的人,她的情緒比這家族的人都好,她想把一切陳規陋習打入十八層地獄。她決定定居下來,拯救這個災難深重的村鎮。
 

家族第六代

布恩迪亞家的第六代是梅梅送回的私生子奧雷裡亞諾·布恩迪亞。他出生後一直在孤獨中長大。他唯一的嗜好是躲在吉蔔賽梅爾基亞德斯的房間裡研究各種神秘的書籍和手稿。他能與死去多年的老吉蔔賽人梅爾基亞德斯對話,并受到指示學習梵文。他一直對周圍的世界漠不關心,但對中世紀的學問卻了如指掌。他和何賽·阿爾卡蒂奧拒絕收留奧雷裡亞諾17個兒子中唯一幸存的老大,導緻其被追殺的人用槍打死。他不知不覺地愛上了姨母阿瑪蘭妲·烏爾蘇拉,并發生了亂倫關系,盡管他們受到了孤獨與愛情的折磨,但他們認為他們畢竟是人世間唯一最幸福的人。後來阿瑪蘭妲·烏爾蘇拉生下了一個男孩:“他是百年裡誕生的布恩迪亞當中唯一由于愛情而受胎的嬰兒”,然而,他身上竟長着一條豬尾巴。阿瑪蘭妲·烏爾蘇拉也因産後大出血而死。
那個長豬尾巴的男孩就是布恩迪亞家族的第七代繼承人。他剛出生就被一群螞蟻吃掉。當奧雷裡亞諾·布恩迪亞看到被螞蟻吃的隻剩下一小塊皮的兒子時,他終于破譯出了梅爾基亞德斯的手稿。手稿卷首的題辭是:“家族中的第一個人将被綁在樹上,家族中的最後一個人正被螞蟻吃掉。”原來,這手稿記載的正是布恩迪亞家族的曆史。在他譯完最後一章的瞬間,一場突如其來的飓風把整個兒馬孔多鎮從地球上刮走,從此這個村鎮就永遠地消失了。

主辦單位:中國書刊發行業協會

技術支持:版信知雲(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電話:010-8314 0588

Copyright © 1991-2016   中國書刊發行協會      京ICP備12020717号